他舍命救她,她却转身离去,归来后看龙凤萌娃如何攻下腹黑boss

-回复 -浏览
楼主 2018-06-20 01:28:49
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


五年前,她看他倒在血泊中却悲愤离去。
五年后,她带着一双萌娃出现,使他平静的生活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。
“hello,帅叔叔,我妈咪漂亮咩?”
腹黑的小女娃常会溜进他的办公室,把她妈咪的照片放到他的眼前。
“BOSS,你以为随便找个女人就能生出像我这样的天才?”
傲娇的男宝毫不客气地破坏了他一次又一次的相亲和约会。
于是,他霸道地把他们的妈咪堵截在楼梯口狠狠壁咚,
“这是你家宝贝逼我的!”。。
结果外传,他性格孤僻冷傲,不近女色,却偏偏喜欢缠她,宠她上天,任她打骂,每次受骂还在她面前低着头。。
真是这样咩?
第001章 救我,救我

New-Day会所,二楼西餐厅清凉舒适。
萧陌寒坐在靠窗的座位上,修长的手指优雅地转动着酒杯,淡淡的光晕下,他俊美的五官更显立体分明,举手投足透出一股卓尔不群的矜贵气质。
偶尔,他抬起幽深的墨眸静静地望着台上拉小提琴的美丽少女。
今晚的少女穿了一条白色的雪纺连衣裙,长发披肩,正专注又娴熟地在拉一首《天空之城》。
这首乐曲动听美妙,萧陌寒听了一半,抬手晃了下,身边的秘书李磊便弯下腰,“萧总,有什么吩咐?”
“跟以前一样。”萧陌寒淡淡道。
李磊应声出去,没一会,少女就拉完了,她微微一笑,翦眸波光流转,落落大方地朝台下的宾客鞠了个躬,然后转身去了后台。
“心羽。”值班女经理抱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过来,笑微微,“你的粉丝又给你送花了,还有,老样子,有他给的小费。”
凌心羽接过花,看到花束中间插了个红包,不用拆,她也知道那里面最少有两千元。
高考结束后,她连着几个周末过来,都会收到这样的礼物,估计暑假结束,这笔钱就足够她踏进大学校门了。
“芳姐,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凌心羽忍不住好奇地问。
“不知道诶,到这儿来消费的都是达官贵人,赏你个小费很正常,我们一般不打听对方是谁。”芳姐说完,又去前台忙了。
凌心羽把红包放进包里,然后把披落下来的头发扎成了简单的马尾,背上黑色的双肩包,走出了西餐厅。
今天男朋友曹浩然临时有事没过来接她,她必须自己乘公交回去。
可刚走到街边,一辆黑色的轿车就停在了她身边,随即一黑衣男子冲出来,手臂一抬,不知对她的脸喷了点什么,凌心羽便失去了知觉……
萧腾五星级大酒店,地下车库里,一辆黑色宾利缓缓停下。
萧陌寒下车,迈着大长腿朝自己的专用电梯走去。
“萧总,今天二少爷从英国回来了,听说晚上跟一群朋友在这儿聚餐。”李磊紧跟上他。
萧陌寒眸色微沉,俊美的脸冷若冰霜,淡淡道:“派人盯着他,不许他乱来!”
“是。”
萧陌寒坐电梯来到四十八层,这儿有他的总统套房,每到周末,他都会来这儿度过一个晚上。
“救我,救我……”路过弟弟的套房门口,萧陌寒忽然听到里面传出微弱的声音,剑眉一蹙,他推开了虚掩的门。
“救我……”昏暗的房内,一位白衣少女趴在地毯上,头发凌乱,面色潮红,她正难受地一边撕扯着领口,一边朝来人伸出了手。
萧陌寒一怔,随即快速跨过去,抱起她一看,邃眸睁瞠。
是她?
“救我,我难受。”当萧陌寒抱着她回到自己套房时,凌心羽的脑子已浑钝不清,她无法分辨出身边的人是男是女,只是靠着他胸口感觉舒服。
?“哎,姑娘,你清醒一下。”萧陌寒拿着湿毛巾擦她绯红的脸,“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?”
“我难受……”凌心羽眨着水雾弥漫的大眼睛,双手攀上了他的脖子,软糯又灼热的香唇猛地粘在了他的唇瓣上……
瞬间,萧陌寒血脉卉张,脑子一片空白。

第002章 甩了他一耳光

翌日清晨,一束阳光从窗帘缝隙处偷偷洒落进房间。
凌心羽眼睫微动,感觉头有点疼,她抬手摩了摩额头,才慢慢支起身子。
迷蒙地睁开眼,周围的一切慢慢清晰,她愣了愣,随即突地一下纵下床。
全身筋骨一阵疼痛,再低头,她看见自己洁白的身体上有朵朵玫红,当即大惊失色,尖叫连连,“啊……啊!”
怎么回事?这是怎么回事?
她裹着薄被,痛苦又绝望地望着白色床单上的鲜红印迹。
什么都不用说了,她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。
一阵悲愤袭来,眼里的泪水便倏然滑落。
她慌乱地穿上裙子,想马上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。
就在这时,浴室的门打开,一个年青男子裹着浴巾走了出来。
他高大英挺,俊美如雕的脸上还沾着晶亮的水珠,水珠落下,滑过他突出的喉结和虬实的胸肌,再慢慢沿着他迷魅的人鱼线没入到腰部……
他是那么美,仿佛是从天而降的神祗
可凌心羽看到他却像看到了一个十恶不赦的魔鬼,她慌乱地退后,眼里烁出了惊惧的光。
“你醒了?”萧陌寒把手上的毛巾扔到沙发上,朝她微微一笑,清隽动人。
他的声音低醇磁性,非常动听,然而,凌心羽目光忽儿一闪,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羞愤不已的表情。
是他!是他害了自己!
“混蛋,我跟你有仇吗?”她朝前跨了一步,愤恨地责问,“为什么要害我?”
萧陌寒墨眸微凝,看她目眦欲裂,悲愤交加的样子,知道她非常伤心。
“昨天晚上你可能喝了点什么,我……”他想好好解释。
哪里喝过什么,而是他们对自己的脸喷了什么!
“别狡赖了!”气愤不已的凌心羽认准萧陌寒是背后指使人,愤怒地骂,“你卑鄙无耻!我要告你!”
“你冷静一下,听我说,如果我不这样做,你会生病的。”
凌心羽哪会听他的解释,自己的清白就这样没了,她连死的心都有。
看她痛苦地摇着头,泪水涟涟,萧陌寒冷峻的脸上浮现出了复杂的表情,他走过去,轻轻扣住凌心羽的肩膀低沉道:“你别担心,我会负责。”
啪……
话音未落,凌心羽就重甩了他一耳光。
“无耻的流、氓,你滚开,我不要再看见你!”她痛心疾首,用力推开萧陌寒,抓起沙发上的背包,跌跌撞撞地往门口冲去……
为什么?
为什么有钱的男人可以随心所欲地欺负女孩子?
她跑出酒店,眼里还不停地冒出泪水,前方就是车辆穿梭的街道,情绪激动的她依然埋着头跑去……
“囡囡……”一个白色身影飞也似地从她后面冲了过来,双手推开她的一瞬间,一辆红色的跑车重重地撞上了他……
紧接着,街上来往的车辆都停了,有人发出了惊恐的呼喊声,有人不停地跑过来,凌心羽愣愣地站在斑马线上,象丢失了魂魄,神情有片刻的呆滞。
她看到红色跑车前,一个年青的男子躺在地上,他身上的白衬衣已经被血染红了,脸朝着她的方向,眼睛还睁着,眼神里含夹着她看不懂的神色……
似痛苦,似幽怨,似渴望。
凌心羽的心不停地颤抖着,眼神慢慢地从悲愤变得诧异……他死了吗?那刚才的一声“囡囡”是谁在叫?
囡囡,可是她的小名。
救护车来了,人们看到,躺在地上的男子非常英俊,他白皙的手上还攥着一根红线,线上吊着一个漂亮的蓝色海星……

第003章 宝宝和贝贝

五年后。
一幢具有民国风格的二层小楼里,一小男孩把放在阳台上的几个花盆全扔到了楼下,响起一片噼啦哐当声。
“大宝!你想砸死我咩?”蹲在小花坛边的凌天琪噘着小嘴,手里拿着一个小水勺,圆溜溜的大眼睛朝上瞪着。
她正准备浇花呢,被哥哥扔下来的花盆吓着了。
“住嘴!谁让你这么叫的?”凌天明抓起一把泥,作势要扔她。
凌天琪急忙抱着头逃回到屋里。
今天妈咪出去找店面了,让他们在家里搞卫生,可凌天琪感觉扫地种花什么的太累。
她拿了条花头巾包住头,爬上楼,弯腰揉着自己嫩白圆乎乎的小短腿,大眼睛扑闪扑闪地望着凌天明,“哥哥,我腿疼。”
凌天明扭头扫她一眼,扔给她一块抹布,“去房间擦柜子,擦好你休息。”
“哥哥,我手疼。”她把一双小手握起来抵在下巴处,可怜兮兮。
凌天明皱起小眉头,乌黑瓦亮的眼睛微微凝起,上下扫视了妹妹一眼,严肃地问:“你嘴巴疼不疼?”
凌天琪摇摇头,“不疼。”
“那用你的嘴把栗子剥了!”凌天明帅气地一挥手,让她下楼。
“锅锅坏。”凌天琪嘟着小嘴去了厨房,把煮开的栗子用个小盘子装好,然后坐到沙发上乖乖剥栗子。
妈咪说今天中午要烧栗子炒肉,说这是家乡最美味的菜,她好想尝了。
“hello!”没一会,院门前停下了一辆黄色的小轿车,凌心羽的好闺蜜乔芳菲顶着一头火红的短头发,朝楼上的凌天明挥手,“大宝,我来看你们了。”
凌天明伸长脖子,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,继续收拾阳台。
“真不知道你爹地是不是你这副德性,回到国内见我就不吱声了?忘了我给你擦过屁股了?”乔芳菲叉着腰,对着楼上的小正太一顿教训,“你好歹看到我也叫我一声干妈啊!”
“乔芳菲,我爹地早死了,你少提他!”凌天明朝楼下吼了声。
“小样。”乔芳菲呵呵笑,提着一盒蛋点走进了客厅。
“漂亮干妈!”凌天琪见到乔芳菲开心之极,扑过去就抱住她大腿,“有什么好吃的?”
“呶,嘴甜的小吃货,不是给你带来了吗?”
乔芳菲把糕点放到茶几上,然后上楼帮凌天明搞卫生。
“我真服了你们妈咪了,她迟一天出去找店面会死啊?”乔芳菲边拖地边责怨。
“没钱买米不是会饿死吗?”凌天明沉下小脸,很认真地反驳她。
“靠!”乔芳菲扔下拖把,捏住他娇嫩的小脸肉,故作生气,“小家伙,你真不知道好歹,我可是心疼你干活累。”
凌天明一把拍掉她的手,小俊脸绷着,不悦地说:“乔芳菲,你以后少掐我的脸,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懂啊?”
“哟,你才多大?”乔芳菲戳着他的小脑袋。
才四周岁多一点点的小脑瓜里到底装了些什么啊?
在伦敦的时候,不但是国际幼儿班里的绘画天才,还是心算高手,说得一口流利的英文,现在连国语也说得非常标准。
乔芳菲猜想他那个死了的老爸基因肯定非常优秀。
“宝贝们,我回来了!”当乔芳菲和大宝搞完卫生时,凌心羽提着一大购物袋进了屋。
“妈咪!”凌天琪兴奋地跑过去掰开袋子,小脑袋几乎钻到了里面,“买什么好吃了啦?”
“你个小吃货!”凌心羽宠|溺摸了下女儿圆润漂亮的小脸蛋,扯掉她的花头巾,“快去洗手,手干净了才能吃。”

第004章 你这个小笨蛋

“凌心羽,你命真好啊,家里一乱摊子扔给一双儿女,自己跑去逛街啊?”乔芳菲毫不客气地拎起袋子就倒。
看到倒出来的不是菜,就是孩子吃的零食,乔芳菲摇摇头,“你是想让俩个孩子呆家里几天啊?”
凌心羽无奈地一笑,“我不是还没找好幼儿园嘛,这回国才两天,家乡变化这么大,最好的幼儿园又那么贵。”
“没钱我借你啊。”乔芳菲从地上拿起一包薯片拆开,扔到一片到嘴里又说,“这样吧,我帮你负担百分之五十,如果你过意不去,以后大宝长大赚钱了还我。”
凌天明听了她的话,小眉头皱了皱,精致的小脸蛋依然严肃。
凌天琪洗完手就坐在地上吃起了一包糖炒栗子,听到上幼儿园,她马上抬头说:“妈咪,我不要上学。”
“为什么不上?”凌心羽问。
“给妈咪省钱。”
“你不上学就更加笨了。”乔芳菲捏捏她的小鼻子。
凌天琪看向凌天明,“我让大宝教我。”
“住嘴!”凌天明小脸一拉。
“我让哥哥教我。”凌天琪咬了颗栗子,朝他眯眯笑。
“我才不教你这个笨蛋呢。”
凌天琪听了嘴巴一噘,站起来问凌心羽,“妈咪,我是你生的咩?”
“是。”凌心羽把地上的东西收拾进了冰箱,漫不经心地回答女儿,“当然是我生的,你比哥哥迟了八个小时出来。”
凌天琪眨着清亮的大眼睛有些不解,“是我太笨才出来晚吗?”
“噗……”乔芳菲喷笑。
凌天琪迷惑地看了眼她,猜想自己说错了,又纠正,“妈咪,是我没力气爬出来吗?”
凌心羽跟着笑,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。
结果,凌天明一本正经地说了声:“是你没成熟!”
“为什么?”凌天琪本着不耻下问的精神走到他跟前。
凌天明一掌拍在她的脑门上,“瓜熟蒂落,你不懂啊?”
“懂了,”凌天琪摸着头,眼睛红了,走到凌心羽跟前委屈地瘪着嘴巴,“妈咪,我是被锅锅打笨的,他在妈咪肚子里就喜欢打我,现在还打我。”
“别哭,宝贝,哥哥是爱你的。”凌心羽忍着笑安抚着可爱的小女儿。
乔芳菲抱住身边的凌天明,然后招手让凌天琪过来,“贝贝,你快过来,你也打他,把他打笨!”
凌天明不动,凌天琪嘟着小嘴巴过来,深吸一口气,然后甩着肉乎乎的小手臂……
一下,两下,再一下。
就当所有人都以为她会甩凌天明一个很响的耳光时,她却突然高高举起,再轻轻地落在凌天明的鼻子上弹了一下,“哥哥,我不能让你变笨,要不然,我们俩人出去就都迷路了。”
凌天明绷紧的小脸蛋倏然放松,他推开乔芳菲,然后拿起茶几上的一盘栗子,“我去烧菜。”
“宝宝,让妈咪来。”凌心羽忙跟着儿子进了厨房。
“妈咪,我想去找份工作。”凌天明在淘米的时候突然说道。
凌心羽一怔,“你才多大啊?儿子,法律是不允许任何一个单位招收童工的。”
再说了,她也不能让自己的宝贝出去受苦啊。
“妈咪,我昨天在电脑上看到有人发贴子,说要给他们家儿子找个玩伴,那孩子跟我一般大。”
“不行!”凌心羽一口回绝。
……

小说阅读网
微信号:xiaoshuoyuedu

让你零距离参与正版创作!
长按二维码关注
我要推荐
转发到